玩今日头条的很多都是教授,老师,专家,还有很多家,是真的吗?

这个平台什么样的人士都有,在头条这个网络平台上,是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是遵守规则,遵守法律,在这里可以百花齐放,互相学习欣赏,取长补短,展现才能,发挥才智,相互尊重理解。 在位的可以是这职那称,退位了就一介平民,不要有贵贱高低之分,在这平台上就是一个大家,爱护包容,理解,尊重,和谐…

这个平台什么样的人士都有,在头条这个网络平台上,是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是遵守规则,遵守法律,在这里可以百花齐放,互相学习欣赏,取长补短,展现才能,发挥才智,相互尊重理解。

在位的可以是这职那称,退位了就一介平民,不要有贵贱高低之分,在这平台上就是一个大家,爱护包容,理解,尊重,和谐共生。

无需问,只要你进来,你就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。进头条没有任何身份,地位限制,从什么总,什么长,到平民百姓,都进出自由。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文章阅读,关注你认同的朋友,点赞你认可的文章,视频。作者可能是专家,教授,这个总,那个长,也可能是平民百姓,包括你自己。在这里能及时了解国际国内时事,科技、财经信息,能交到许多朋友,能学到许多知识,能拓展自己的视野,展示自己的才华,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
有空常来头条一定会收获满满。

你遇到过最无耻的”蹭饭”,是什么样的?

我家兄妹三人,我居最末。

由于哥哥出于种种原因,日子过得紧张:别的不说了,就连最基本的身上衣、口中食,也解决不了。因此到了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,大侄女就成了“常住联合国大使”,除了偶然睡觉回去之外,吃穿都是由我供给——父母年龄大了,在我独自赡养老人的同时,一个小不点儿,捎带着就养活大了。等到她以后嫁了,就不会来蹭饭了吧?现在还小,谁也不管,难道还能让她沿街乞讨去?这就是我当初的想法。不但不憎恨,还觉得她挺可怜的。

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也从农村搬进了小县城居住。父母依然是我独自赡养,三个侄儿侄女们也都相继成家了。由于哥哥家里依旧贫困,窘迫的程度,旁人根本就无法想像。这么说吧:过年的那一天,他们只做两个人的饭。侄儿带着媳妇儿,回家里转一转。算是拜过年了。就和他媳妇儿一起到我家蹭饭来了。而到了大年初二,两个侄女连同侄女婿和他们家的孩子,也和侄儿一样,回到村里的父母家走个过场,然后就折返回到城里,找爷爷奶奶蹭饭来了——就这样,连续蹭了十几年,人家根本就不承认吃过我的饭——我们是吃的爷爷奶奶的饭,又没吃你的。就连我求人、请客送礼、托关系给他们安排的工作,人家一概否认:一个说是自己找下的工作,另一个说这是我奶奶给安排的工作。不领你的狗情!

这也罢了。他们年年过年来蹭饭,顺便就绺些看上眼的东西:不是老人的金戒指,就是银手镯、银狗牌(小孩子带的银器)等。最让我不满的,是把我奶奶给了我的一套明代木刻版《本草原始》偷走了!是她家的小孩子说漏了嘴,说岀来的。后来再问,不承认了。

更奇葩的事情还在后面:因为我脑梗之后,行动不便。而又碰上母亲肾病综合征,全身水肿。医院不收了,回家里我用中药调养。刚刚好转,父亲又不听劝阻,执意上街卖破烂。被一辆无牌三轮摩托车撞飞住院。肇事者逃逸了。

因为此时,哥哥姐姐均已过世数年。父母均需要照料之际,我又患脑梗刚刚出院,行动尚不方便。蹭了几十年饭的这些人,除了舍不得花一分钱,给抚养了他们十几年的爷爷奶奶看病,居然提出“谁不是一家人家,都得闹自家的世务”?我要不给每月4000元的护理费,再把他们的吃喝标准达到至少中上水平(天天得有肉有硬菜),就不来伺候爷爷奶奶。或者是提出把我城里的一套八十多平方的楼房,以五万块钱作价顶给他们,就考虑过来伺候……大有趁你病、要你命的味道。

就算我几十年喂条狗,它也不会这样吧?几十年下来,天天喂狼,它也就顶多是只白眼狼了吧?

啥也不说了……只可惜我那十几年的饭,不知道喂给啥动物吃啦……花的钱和心血,就更别提了……

这就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无耻的蹭饭之人。

同事贞姐,40岁,有一个16岁的儿子和一个13岁的女儿,每逢公司饭局和同事聚餐,贞姐总会带上孩子蹭吃。后来,同事看不过眼,说了她两句,从此,贞姐就没给过好脸色我们看。

我们是在电子厂工作的,每逢我们业绩有突破,公司就会下拨活动基金。业绩提升20%的,奖励活动基金800元;提升50%的,奖励1200元。

同事之间一起工作多年,彼此关系很好,我们一直有组织聚会的,当月有活动基金的,次月到账就花掉,如果没奖励金的,我们就各自AA制聚会,这是不成文的规矩了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正因为同事之间很熟络,有的同事开始无视彼此的约定,带着自家孩子来“蹭吃”。贞姐算是我们部门的大姐大,听闻她老公是做买卖生意的,收入可观。贞姐月薪有4800元,但不妨碍她每天衣服不同样,用最贵的手霜。她经常在我们面前炫耀,很多女同事都很羡慕她的生活质量。

有一次公司饭局中,贞姐说儿子刚好放假回家,家里没人做饭,于是就把他带过来一起吃饭。大家都没意见,期间还有一些男同事跟他儿子一起打游戏。

这小伙子第一次跟我们见面,显得有些胆怯,吃饭也不敢夹菜。

后来,当月的活动金消费完了,同事聚餐就需要AA了,没想到贞姐又把她儿子带来吃饭。

这回,这男孩混了个脸熟,跟我们打成一片,一点也不陌生。男孩的胃口特别大,毕竟处于青春发育期嘛,食量大。他主动嚷着要吃炸子鸡、回锅肉、麻辣虾,贞姐也没有不好意思的,直接就让服务员下单。

到了结账时,一桌8个人,一共消费了580元,按理说,人均要支付72元的,但贞姐却说:明明是7个人,怎么按8个人收费呢?于是,重新计算后,人均82元。

事情就这样过去了。

到了第二次聚餐,贞姐这次把小女儿接过来了,这小女孩一点都不见外,看着餐单点了很多她爱吃的,而且是分量少、价格贵的食物,同事互相瞄了一眼后,没吭声继续吃饭。

饭后,贞姐把手机交给小女儿,说:你打电话给哥哥,看他想吃点什么?

我们一听,面面相觑,想到这回贞姐应该会算上孩子的份吧。

结果,这顿饭一共消费了690元,光是贞姐打包给儿子的菜,就花掉77元。在摊分费用的时候,贞姐也让同事计算7个人的份,不要算上她两个孩子。

试过一次、二次、三次后,贞姐越来越肆无忌惮了,每次聚餐,她就会把孩子带来蹭吃,这已经是习以为常了。

同事们认为,贞姐不是缺钱的人啊,怎么那么抠门的,连续几次都带孩子来蹭吃,这说不过去啊。毕竟大家都是工薪阶层,要是谁都带孩子来蹭吃又不摊分费用,要其他人来承担这开支,谁也吃不消啊。

眼看同事们有不满,贞姐也没有顾忌,继续我行我素。

同事一句话,让贞姐无地自容,从此没给好脸色同事们看。当大家颇有怨言时,在一次聚会中,贞姐忙于工作没能去接孩子下课,她居然让一个男同事开车去接送孩子过来吃饭。

男同事碍于情面,就同意了,想着这次贞姐没理由拒绝支付餐费了吧。

在开车期间,贞姐给男同事打了一通电话,告诉他除了她儿子外,还有一个男同学的,是她小区的邻居,也是儿子的同班同学,他妈妈出差,交代她帮忙接送的,也把他接过来一起吃饭吧。

那晚,贞姐十分好客,对儿子的同学照顾周到,还说:海儿,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,不用跟阿姨客气啊。

这两个16岁的男孩,胃口很好,点了不少菜,连可乐都喝了3瓶。

到了结账时,贞姐同样按7个人摊分费用,这时候,有同事耐不住了,质问道:贞姐,这不对啊,怎么说你也要掏2个人的钱吧。

贞姐听到后,半开玩笑地说:他们连18岁都不够,还是小孩,为啥要摊分?

耿直的同事认真了起来,说:你好几次都这样了,摊分又怎么啦?大家都是打工的,你家那么有钱,还跟我们在意这点钱吗?

最后,贞姐气鼓鼓地甩下200元,带着两个孩子走了。

的确,贞姐虽然不缺钱,但她喜欢占便宜,凡是公司聚会或同事聚餐,她准会带上孩子,要是孩子要补习,她也会打包回去,但从来都不会主动支付2人的餐费。

用她的话来说,不吃白不吃!

吃完饭后,她还会喊儿子把所有牙签都带走,她儿子准会静悄悄地跑到每桌前,拿走所有的牙签、纸巾。

还有一次,我在前台结账时,贞姐的儿子也跑过来了,一手把收银台上用水果盘装着的薄荷糖一抓一抓地往兜里塞。我惊讶地看着他,说:你用得着吃那么多吗?

他也没在意我说的话,趁老板低头写单时,他几乎把薄荷糖都拿走了。

事后,他还美滋滋地凑在妈妈的耳边一边说,一边拍了拍自己胀鼓鼓的衣兜,母子俩会心一笑。看着这一切,我真的觉得很无语。

印证了那句:细节见人品。就从贞姐带孩子“蹭吃”的行为来看,我有话要说。

1、同事之间聚会,是一个联络感情的机会。关系好的同事,才会有机会一起聚餐畅聊,但这并不意味着能为所欲为,做出超越边界线的行为。拿贞姐来说吧,她只顾自身的利益,而枉顾他人利益,以熟卖熟,伤害了同事的感情,也败坏了自己的声誉,真的是得不偿失。如果她能主动掏钱支付孩子的费用,同事们也不会说些什么。

2、同事们的忍让也是纵容对方的肆无忌惮,如果一开始大家能站出来指正一下,也许也不会伤害同事之间的感情。如果依然继续蹭吃,同事有意见的话,那以后干脆就不组织饭局了。

3、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子不教父之过,贞姐的行为无疑是给孩子灌输一个错误的思想,孩子会变得自私自利、贪小便宜。很明显,贞姐的贪小便宜之心,对孩子影响极深,以至于孩子会主动把不属于他的东西拿走,如果再不管教,他日难免会行差踏错。

这是我见过最无耻的“蹭饭”行为,也是最失败的教育!

作者: 丹青植物网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